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论坛一号的博客

成都 论坛一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的QQ: 383002508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注民生:年味渐浓,困难家庭缺什么?  

2008-01-28 20:44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再过10天,就是春节了。在佳节来临和大雪袭击之际,困难家庭的年货备齐了没有?他们还有哪些困难?两天来,本报记者冒雪走访了市区部分困难家庭。

  “什么年货都没买”

   在泰州老高桥一带生活过的人,一定对老高桥口摆摊的一对老夫妻有点印象。家住净因寺路20号的范维新老人今年82岁,患有气管炎,卧床不起已经有两三年了。早些年,他和老伴周奶奶在老高桥口一带卖小百货,年老之后做不动小生意了,没有了任何经济来源。范爷爷有三个儿子,可三个儿媳妇和两个儿子都下了岗。儿子媳妇要吃饭,还要养活孙子孙女,每月只能贴补老人百来块钱的生活费。可范爷爷每个月的药费就要近两百元,生活十分拮据。范爷爷牙齿都掉了,没法吃硬的东西,夏天时一天三顿都是“糁儿粥”,冬天通常只能吃点咸菜烧豆腐。

   周奶奶心脏也不好,可为了维持生活,她经常出去捡废品回来卖,这两天下大雪,可已经70多岁的周奶奶还是一早就出去捡废品了。周奶奶昨天很高兴,因为她捡到了好几个纸盒子。眼看着就要过年了,家里什么年货都没买,卖了这几个纸盒子或许还能买点菠菜、青菜过年。周奶奶说,“米啊、油啊都缺,现在油还那么贵,我舍不得放。”周奶奶身上穿的衣服不是别人送的,就是捡回来的。前几天,有人送了她一件棉袄,尽管拉链坏了,但周奶奶还是洗得干干净净的放在家里,“舍不得穿,生怕出去拾荒的时候给弄脏了”。

  “就想多置办点年货”

   夫妻双双下岗,还有一个正在上初中的女儿,储有信一家的生活过得艰难。

   家住海光南村44号楼的储有信,2001年下岗,两年后,妻子也下了岗。

   失去了工作,夫妻俩并没有灰心,储有信开始了蹬人力三轮车的新生计,妻子也到了一家私营服装厂打工,一家人的生活勉强能够支撑。然而不幸又一次降临,储有信的父亲在1月14日去世了。

   储有信说,他每个月蹬三轮车的收入也就两三百块,妻子打工的工资也不超过600元,女儿上学的开销又很大。现在父亲一走,筹办丧事不仅把这几年的积蓄用完了,而且以前父亲还从退休工资里挤出点来贴补他们,现在这部分也没了。

   “年货一样没买,今年这个年肯定得简单点了。”储有信说,这段时间老是下雪,大多数上街买年货的老百姓更愿意乘坐出租车,三轮车生意很清淡,“本来还指望年前多挣点,多添点年货,现在看来,希望不大了。”

   储有信的新年愿望是夫妻俩能有一人上岗,找到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,能缴上社保。

  “孩子的学费从哪儿来”

   昨天上午10时,记者来到高圣凤的家中,他正躺在床上休息,连续5个疗程的化疗,使他看上去比51岁的年龄老很多:头发差不多掉光了,剩下的也全是白发。

   女儿上高一,昨天放寒假,妻子早上8时就出去接女儿了。厨房里,13岁的儿子正忙着给父亲煎中药。“新年愿望?希望我的身体能好起来,我只要能下地行动,家里就有办法了。另外,希望我的两个孩子能顺利完成学业。”

   让高圣凤欣慰的是,两个孩子的成绩都不错,女儿在班上排在10多名,儿子则保持在前5名。女儿、儿子都是全寄宿,每年两个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要花一万多元。

   半年前的一次胃镜检查中,高圣凤被查出患有胃癌,随后的手术和治疗已经花去了13万多元,不仅花光了家中的积蓄,还欠下了亲友7万多元的债务。现在,高圣凤每天的药费要100多元。妻子因为照顾丈夫,也辞去了纱厂的工作。

   “当务之急是明年开学,两个孩子8500元的费用从哪里来?”高圣凤有点焦虑。

  “想为母亲办个低保”

   家住海光南村的邵玉宝老太太,两个月前,老伴儿撒手人寰,留下了没有工作的她和一对儿女。

   邵玉宝的女儿吴红霞说,因为父亲去世,母亲有点精神恍惚:刚才还独自一人在床边哭泣,现在又站在窗口傻笑了。“母亲一直没有工作,父亲以前在航运公司工作。父亲在世的时候,两个老人还能靠着父亲的退休工资维持生计,现在父亲不在了,母亲没有一点收入,以后的生活怎么办?”吴红霞说,为了照顾母亲,她一家搬到海光和母亲住在一起,“我现在每个月只有580元,老公在外面打工,孩子还要上学,本来就不太够用,现在还要负担母亲的生活,日子过得太紧了。年货一样没买,都等着丈夫能挣点钱回来,东西都涨了价,不知道老公能带多少钱回来?将就点过吧。”吴红霞说,希望能为母亲办个低保,有一点稍微稳定的收入,“我已经向社区反映了情况,就盼着一切顺利。”

  “子女都有工作就好了”

   “我们困难是有一点,但还不算最困难,社会上还有比我们家情况更差的家庭,你们应该到他们家中去看看……”

   采访中,64岁的邱祖勤多次重复这样的话。

   老邱和妻子吴婉如都是部队转业的,退休金足以维持老两口的生活。但是老邱本人患有糖尿病,老伴又患有扩张性心肌病,“这种病导致抵抗力差,稍不注意就容易犯,每年要住五六次院,还好有医保,就这样,每次自己至少也要花两千多。”

   老邱有一子一女,近几年,儿子儿媳、女儿女婿都下了岗,孙女正在上小学。现在儿子在市区一家药店打工,儿媳自己在社区开了家小商店。女儿由于脑部开过刀,一般的工作不能做,现在在一家幼儿园帮忙,每个月有400多元收入。

   由于没有稳定的工作,子女都没有买房,现在一家7口还挤在老邱房改时买的一套三室一厅里。

   “不久前,女婿也被单位清退了,这次应聘交巡警辅警,但愿能招上。”老邱说。

   “新年里,希望一家都健康,平平安安的,儿子女婿都能找到稳定的工作,生活安定一些。”妻子补充了几句。

  “把肚子填饱了再说”

   家住关帝庙巷45号的王立志,今年59岁,从市一建公司下岗后,每月扣去应该缴纳的医保、养老金后,只能领到130元。老王原先还是个手艺人,从小就跟着老父亲学做棉鞋。前些年生意好的时候,一天做个四五双不成问题,一个冬天也能做个几百双,经常要忙到春节前两天。最近几年来,做棉鞋的人越来越少,老王的手艺没处施展,没有经济来源了。老王的爱人有残疾,2000年左右下岗后,再没有任何经济来源。后来居委会给她安排了个清扫街道的工作,每个月有400元的收入。儿子今年22岁,在家待业,最近想学驾驶。老王夫妻俩除了养活自己和儿子外,还要侍奉85岁高龄的老父亲。老父亲去年腿跌断了,卧床已经一年多。今年冬天又特别冷,家里买不起更用不起取暖器,为了不让老人冻着,老王只得给老父亲充了3个热水袋。

   现在老王最大的愿望就是时间快点过。老王说,他数了一下,还有23个月,等到他60周岁的时候,他就能每月领到最起码七八百元的退休工资。到了那个时候,家里的生活就该好过许多。前段时间,晚报报道了他家里的困难情况后,有位好心人给他送来了500元钱。老王就用这些钱买了点肉准备过年。老王说,“什么都缺啊,但最重要的还是要把肚子填饱了。”

  “希望能有钱继续看病”

   雪停了,韩万云也偷空出来透透气。昨天,在海光南村北门附近,她一个人四处溜达,不停地喘气。

   2006年2月起,韩万云做了三次手术,现在一说话,就发出很响的喘气声。

   中午,四方桌上摆着的午饭是稀饭和炒青菜,楼下的一位邻居送上来一盘茨菰炒肉和另一个小菜。“够吃上几顿了,”韩万云含着泪说,“前些时,亲戚朋友们送来了100斤大米和10斤油。眼下,油瓶也见底了,煤气也快用光了。”

   韩万云说,前几天,医院通知她去做定期化疗,考虑到家里的情况,“也只能咬咬牙,放弃了。先把眼前的春节过好再说吧。”

   说起春节,韩万云想起了在外打工的儿子。去年12月底她出院后,一直在医院照顾自己的儿子立马外出打工,赚钱给她治病。韩万云看着儿子的空铺说,“过年可能也不回来了。”

   住院看病期间,社区医疗保险给韩万云报销了部分医疗费用,这让韩万云燃起了新的希望。她说,新的一年,希望能够有钱继续看病,只要病情稳定了,儿子也就可以安心在外赚钱养家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